一定发官方入口-“吃”援湖北 电商小龙虾成网红生鲜

一定发官方入口-“吃”援湖北 电商小龙虾成网红生鲜

眼下正是小龙虾消费旺季,作为北京深夜食堂的主角,簋街迎来久违的热闹气儿。与此同时,各大电商平台上,加热即食的品牌小龙虾也炙手可热,成为生鲜市场的新“网红”。记者获悉,进入5月以来,小龙虾销量节节攀升,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湖北,贡献了国内市场近一半的小龙虾,这让今年小龙虾消费有了更多情感因素——“吃”援湖北。

网红带货

全民“吃”援小龙虾

冲洗、烹饪、盛盘……在一家网店的淘宝直播间里,主播正在屏幕前演示爆炒小龙虾。屏幕前的网友也跃跃欲试,点击购买链接,一整箱的新鲜冷冻小龙虾就能从湖北潜江快递到家,配上店铺送的调料,在家里也能制作餐馆同款美食。

作为小龙虾主产区,湖北贡献了国内市场近一半的小龙虾。往年春季,湖北小龙虾会早早“游上”食客餐桌,但受疫情影响,今年3月份,其销量仅为去年同期的35%,一度面临滞销。但随着“吃”援湖北拉开序幕,小龙虾在互联网平台打开了销路,成为直播带货的新宠。

在一场“为鄂助力”的直播中,潜江市老新镇党委书记何波坐在塘口前开吃,短短两个多小时卖出10万多只小龙虾;盒马总裁侯毅做客薇娅直播间,仅用时5秒钟,网友就买光了盒马天猫旗舰店内600万只湖北小龙虾;央视主持人朱广权和网络主播李佳琦,搭配成“小朱配琦”组合直播卖虾,引来1.2亿人次在线观看……

从基地走向餐桌,小龙虾也克服了不少难题。康峻负责的中国虾谷小龙虾交易中心位于湖北潜江,是全国最大的小龙虾交易市场。往年正月初三开始,康峻就会开始分销小龙虾,但疫情来袭后,虾农被困在了家里。2月25日复工第一天,康峻带着收虾队伍直接来到田间地头,通过“无接触”方式收货,再运往全国各地。

“复工首日只卖出了950斤,随着物流全面恢复,我们现在每天发往外地的销量大概在120万斤左右。”康峻介绍,受疫情影响当地小龙虾今年有所减产,目前销量大约是去年同期的50%。

加热即食

品牌小龙虾网上便宜买

小龙虾加速触网,给吃货们带来了更多选择。盒马“加油虾”、潜江本地网红品牌虾皇、湖南老字号文和友……各大品牌纷纷瞄准小龙虾打造“网红”爆款,产品口味各不相同。

记者查询发现,电商小龙虾产品大多主打年轻化,价格比较亲民。盒马的“加油虾”一盒39.8元,虾皇的油焖大虾一盒59.5元,信良记麻辣小龙虾一盒79元,每盒都装有约1斤小龙虾,相比餐厅堂食的价格更便宜。

一直以来,餐厅是小龙虾的主要消费场所。但疫情发生后,部分餐饮门店暂时关闭,人们的堂食需求也有所减少,亟待捕捞的小龙虾怎么办?一场产地深加工的转型拉开了序幕。

以往,养殖户主要通过农贸市场或直供餐饮企业卖虾,但今年复工后,湖北潜江、监利、洪湖等小龙虾主产地,纷纷迎来大型电商的采购团队。其中,阿里巴巴宣布从湖北采购价值10亿元的小龙虾,京东生鲜计划包销10万吨、价值约60亿元的湖北小龙虾。“今年小龙虾的电商销售规模比往年至少翻了三四倍,人们的消费方式也发生了明显转变。”康峻感受到,这次疫情让小龙虾实现了快速“触网”,同时也带动了冷冻调味虾的品质提升。

在湖北洪湖的一家加工厂里,小龙虾经过清洗、烹饪、极速冷冻后,被迅速打包密封,装进统一的包装盒。消费者买回家后,放在锅里加热即可食用。

这样的冷冻调味虾不仅可以线上售卖,还摆上了超市货架。“我们采用液氮冷冻密封技术,实现口感锁鲜,解冻后口感十分接近现场炒制的小龙虾。”盒马采购相关负责人介绍,往年店里主打鲜活小龙虾,今年大幅增加了熟冻小龙虾和冷藏小龙虾。据统计,今年北京盒马小龙虾销量同比去年增长了50%,其中线上占比明显增加。

堂食回归

小龙虾带动深夜食堂回暖

虽然小龙虾在网上有了更多销路,但作为自带社交属性的美食,小龙虾的线下消费场景依旧潜力无穷。进入夏季以来,在小龙虾的带动下,北京的深夜食堂正逐渐回暖。

28日天晚餐时分,簋街路口的胡大饭馆已经满座,店外等位的食客已有数十人。即使过了零点,也有食客寻味而来。看到人们的夜宵需求逐渐释放,这家店的闭店时间顺势恢复到了凌晨4点。

和朋友来簋街吃夜宵的孙先生说,往年夏天,簋街的每家店铺都是人声鼎沸,今年虽然赶不上往年的热闹,但来晚了依旧需要排队。

记者注意到,相比电商平台按斤售卖,胡大饭馆的小龙虾按只售卖,个头越大价位越高。一只麻辣小龙虾的价格分为5元、6元、8元、10元、12元共5个档位,一只蒜蓉小龙虾的价格分为6元、8元、10元共3个档位,价位和去年保持一致。

胡大饭馆采购经理宋伟告诉记者,目前胡大已经恢复营业的5家门店每天能卖出4000斤小龙虾,已经恢复到去年同期的7成。在他看来,虽然网售小龙虾已经流行,但不会对餐馆带来实质性冲击。“毕竟小龙虾的堂食体验有不可替代性,等电影院和KTV这些娱乐场所重新开放后,相信堂食消费也会完全恢复。”(记者 马婧)

责编:纪爱玲

山水湖北 鱼米之乡

山水湖北 鱼米之乡

湖北省襄阳市,阵雨过后,晚霞倒映在护城河中,宛如一幅绚丽多彩的油画。襄阳城的护城河宽达250米,是中国城市中最宽的护城河。  杨 东摄(人民图片

湖北仙桃梦里水乡文化旅游区。  赵广亮摄(人民图片)

八百里洞庭将湖广一分为二,南为湖南,北即湖北。湖北,又有人称荆楚。从地图上看,长江横贯湖北全境,秦岭安卧省界北端。山水湖林齐备,好一个富饶的鱼米之乡。

群山多巍峨

湖北多山,与人们惯常认为只有江汉平原的印象不符。若鸟瞰湖北,其东、西、北三面皆山,西部山脉尤为高耸。多山,可谓名副其实。

滔滔长江出四川盆地后继续东行,在入湖北前遇见巫山。这是纵贯湖北西部的一座山脉,主峰海拔2400米。长江穿巫山而过,便形成三峡中的第二峡——巫峡。三峡中的第三峡则是位于湖北境内的西陵峡。

数年前,我曾乘船从宜昌到重庆,一路饱览三峡风光。因为三峡大坝的修建,这段水路如今水势平缓,早已不再滩多水急,但风光依旧——峡谷幽深,青山连绵,郁郁葱葱,嶙峋山石如刀劈斧砍,脑海中不由想起郦道元笔下的文字:“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一时间,竟万分渴望能够听到几声猿啼。

除了巫山,湖北西北部还有隶属大巴山脉的武当山和被誉为“华中屋脊”的神农架,西南则有从云贵高原延伸而至的武陵山脉。恩施、十堰、五峰就藏在这些深山中,悠久的土家族文化也在这里绵延。因为高山众多,这些地方的夏天十分凉爽,是避暑的好去处。在老家时,我常跟着亲戚开车去那里游玩,娱乐项目主要是登山和漂流。瘦削的山峰拔地而起,河流就在这高山石涧中奔涌,激起白色的泡沫。我们乘坐橡胶皮艇,随急流漂荡,清冽的河水溅到脸上、衣服上,既凉爽又刺激。

再看北部和东部。湖北北部有桐柏山脉,东北有大别山脉,东南则有幕阜山脉。这些山脉海拔均在千米之上。大别山自不必多说,横亘湖北、河南、安徽三省交界地带,更因中国革命史闻名海内外,如今早已成为红色旅游圣地。桐柏山脉在随州,震惊世人的曾侯乙墓便发掘于此,出土的曾侯乙编钟现珍藏于湖北省博物馆,成为“镇馆之宝”。位于幕阜山脉西侧的咸宁,曾是三国赤壁之战的古战场。

众多山脉为湖北布下天然屏障和安全防线,加上黄金水道长江,湖北自古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不论是三国名城荆州、军事重镇襄阳,还是首义之都武汉,都因特殊的地理位置频频成为壮怀激烈的战场,留下许多遗址与传说。

苍山巍峨,赋予湖北这片土地千年厚重。

丰水孕渔田

湖北多水,从名字里带“湖”就可见一斑。长江在湖北境内完成了上游到中游的交接,携着汉水等支流汇入的新力量继续向东而去。一路上,还有密密麻麻的湖泊群相伴。洪湖、梁子湖、长湖、斧头湖……古时,这片湖泊群有个浪漫的名字:云梦泽。

历经千万年,江河裹挟泥沙冲积出肥沃的江汉平原,适合农耕。湖北人就此沿江而居,倚水而生,开始了与水的漫长相处。他们在河湖之间围垦出圩垸,在田间地头种水稻、种油菜、种棉花。有的“吃水饭”,在湖里养鱼、采莲藕、挖菱角。位于荆州的洪湖是中国七大淡水湖之一,至今我还记得《洪湖赤卫队》中那首脍炙人口的《洪湖水浪打浪》:“四处野鸭和菱藕,秋收满畈稻谷香,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鱼米乡……”这首歌就是湖北水乡的真实写照。不过,在我心中,湖泊最美是黄昏。这时太阳即将落山,湖面也不像早上那样满是打渔人,只有余晖静静洒在岸边拴着小绳的木船上。

对于湖北人来说,湖并不稀奇,珍贵的是湖里的宝贝。秋天吃莲藕,夏天吃菱角和荸荠。活鱼就更别提了,不仅盛产武昌鱼、清江鱼、青草鲢鳙四大家鱼,鲤、鲫、桂、乌鳢等鱼类亦多。市场上都是卖鱼的,谁家鱼不新鲜,一眼便知。

湖北人与水伴生,也与水博弈——水患是所有沿江而居的人所面临的共同挑战。围湖造田导致湖泊面积不断萎缩,数量减少,调蓄功能减弱,江汉平原洪灾频发。堤坝冲垮了再建,建了又被冲垮。灾难磨砺出湖北人百折不挠的坚强,1998年的那场长江特大洪水后,长江大堤再次进行全面整修,加高加固,三峡大坝等水利工程兴建,退田还湖、退渔还湖,湖北腹地才算真正解决了水患问题。

水患少了,农民的日子才更安稳。去年“五一”回老家,看到舅舅在自家的水稻田里放进了笼子,笼子里装了一些蚯蚓,他说,这是“准备下点鳝鱼和泥鳅”。端午前后,在湖北是吃黄鳝的季节,新鲜肥美的黄鳝让人馋涎欲滴。

今年又到5月,湖北祥和。我想,舅舅下鳝鱼的笼子应该备好了吧。

风流千古传

湖北是古战场,也是众多文人志士挥毫泼墨之地。诸葛亮于邓县隆中(位于今湖北襄阳)提出《隆中对》,在那里,他为刘备描述了一个战略构想;崔颢于江夏(今湖北武汉)留下《黄鹤楼》,一句“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令人思绪悠长;苏轼在黄州(今湖北黄冈)写下《赤壁赋》,抒发“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豁达;李白从白帝城出发,一天便走完了“千里”长江水路,到达江陵(今湖北荆州)。不知李白可否记得年轻时一次远游,在80公里外的荆门,自己还留下了一首《渡荆门送别》。

在金庸的小说《神雕侠侣》里,最重要的一座城就是襄阳。郭靖黄蓉为抵抗蒙元入侵镇守襄阳,并为他们的女儿起名“郭襄”。襄阳的历史中并没有这些人物,但金庸却把襄阳写进了武侠奇幻的世界中。作为一座两千多岁的城市,襄阳汇集了楚、汉、三国文化——它们塑造出这座城市的皮肤和记忆。

放眼中国近代史,汉阳兵工厂、自强学堂、辛亥革命、汀泗桥战役、枣宜会战、武汉保卫战……它们都与湖北紧紧相连。不论是真实的历史抑或虚构的文学,湖北总是一种充满江湖气和英雄气的存在。这种江湖气和英雄气从历史中沿袭,千百年来,融进了湖北人的血液和骨髓里,成就了湖北人直爽火爆不羁的性格。

今天的湖北,带着厚重的文化与历史,踏上了新的发展快车。位于鄂西的十堰已成为崇山峻岭间的汽车城,是我国重要的汽车生产和科研基地;宜昌已成为水电之都,三峡大坝举世瞩目;潜江因小龙虾闻名,而整个湖北小龙虾的产量,占全国半壁江山;仙桃则成为全国最大的无纺布制造加工基地,从这里生产的口罩和防护服,被源源不断送往全球抗疫一线……

生机勃发的湖北,我充满了期待。(何欣禹)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5月11日   第 12 版)

责编:赵宽

一定发官方入口-让白衣战士感受回家的温暖

一定发官方入口-让白衣战士感受回家的温暖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在万米高空,MU7872航班上的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和乘务组挥舞国旗,合唱起了《我和我的祖国》。3月25日下午,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的两架包机先后从武汉天河机场起飞,护送宁夏回族自治区第四、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320名队员返回银川。

目前,全国各地支援湖北的4.2万名医护人员正陆续撤离武汉。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焦雅辉介绍,截至3月24日24时,343支支援湖北医疗队中,已累计安全、平稳、有序撤回194支医疗队21046名医护人员,目前尚有149支医疗队17586名医护人员仍在湖北继续支援当地医疗救治工作。

根据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的统一部署,3月15日中央指导组决定成立援鄂医疗队撤回工作领导小组,由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担任组长,统一组织协调卫健、发改、交通、工信、公安等部门,全力保障支援湖北医疗队员安全、有序、顺利撤回。

“医护人员撤离的原则是完成了医疗的任务。”焦雅辉说,在此基础上,按照由承担轻症患者救治到重症患者救治,县、市、省分级的次序,陆续撤回。“确保把最高水平的医疗队、国家级的医院、委属委管医院的医疗队留到最后,一定要把最后一名患者的救治任务完成后才能离开湖北、离开武汉。”

交通运输部组织协调湖北省交通运输厅、武汉市交通运输局和民航、邮政等部门为支援湖北医疗队撤回提供优质的交通运输服务保障。各地公路部门沿途开设绿色通道,高速公路入口开设专道,保障自驾返回的医疗队车辆一路畅通。

承担运输任务的企业纷纷做好服务。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为支援湖北医护人员定制“敬医卡”,享受专属礼遇。武汉天河机场和部分支线机场、航空公司专门设计印制抗疫纪念登机牌,比如十堰机场制作了“广西抗疫英雄VIP卡”,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终身享受免费贵宾服务。汽车运输企业均选用最高档的车辆承担医护人员运输任务,严格查验车辆状况,选派业务技术精的驾驶员执行运输任务,安排乘务人员,做好运行途中的接送服务工作。

截至3月24日,已有上百家公路、民航、邮政系统企业参与撤回支援湖北医疗队交通运输保障工作,累计运送29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医疗队194批,医护人员21046人。其中,湖北省公路客运集团、宜昌交运集团、十堰亨运集团等20余家道路运输企业执行运送医疗队队员去机场、火车站任务,共出动客车731辆次;东航、南航、国航、厦门航等11家航空公司执行包机任务132架次;邮政、京东、顺丰等快递物流企业派出货车110台次运送医疗队队员行李物资,为医疗队免费收寄物品数万件。

国家发改委协调铁路部门,让离鄂医疗队队员享受优质的高铁服务。为了保证安全舒适,要求高铁加挂专门车厢,乘坐率按50%安排,上车提供餐饮,为医疗队队员提供贵宾级服务。为2万名志愿者提供60万只医用外科口罩、30万双医用手套、4万瓶酒精,保证了志愿者为医疗队队员提供热情的服务和关爱。

公安部及时部署各地公安机关按照“最高礼遇、最深敬意、最佳形象、最强守护”要求,向为疫情防控作出突出贡献的最美逆行者和白衣战士致敬,全力做好途经道路交通疏导、巡逻管控等工作,为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和物资运输车辆提供安全、畅通的交通环境;同时做好欢送欢迎仪式,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和物资运输车辆自出发地至机场、火车站,以及抵达目的地机场、火车站后至集中隔离点,安排全程警车带道、骑警护送。

工信部重点做好支援湖北医疗队撤回期间的通信保障工作。加强网络运行的实时监测,对网络进行每天24小时不间断监测,保证网络总体运行平稳,保证通信畅通无阻;派出保障人员和保障车辆,巡查支援湖北医疗队撤回的线路,及时排查各类故障;加强对机场、火车站等交通枢纽的通信保障,提前安排人员对网络设施进行预检,排除隐患,保证医疗队队员在撤回的路上看到各种温暖的信息和画面。(记者 申少铁)

《 人民日报 》( 2020年03月26日   04 版)

责编:叶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