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发官方入口-强降雨持续 抢险救灾有力开展(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防汛救灾工作)

7日,武警湖北总队黄冈支队官兵紧急转移受困人员。谢定安摄(影像中国)

6日,安徽宣城群众填堵、打桩,排除溃坝隐患。李晓红摄(影像中国)

7日,浙江长兴县,党员志愿者抢险队员涉水堆筑堤坝。谭云俸摄(影像中国)

核心阅读

连日来,西南地区东部至长江中下游一带遭遇强降雨。7日,中央气象台发布今年首个暴雨橙色预警,国家防总将防汛Ⅳ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Ⅲ级。

未来一段时间气象条件如何?雨带还会停留在长江中下游一带吗?

7月4日以来,西南地区东部至长江中下游一带再度遭遇强降雨过程。气象监测统计显示,今年6月1日至7月6日,安徽、湖北、浙江、重庆4省(市)累计降雨量为1961年以来同期最高,部分地区降雨量较常年同期偏多1—2倍。

国家防总于7日16时将防汛Ⅳ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Ⅲ级,并在前期基础上再派出9个工作组赴各地协助做好相关工作。

贵州重庆至长江中下游地区有强降雨,7月中旬雨带将向北移动

中央气象台7日发布今年首个暴雨橙色预警,预计7日20时至8日20时,江汉东部、江南北部、四川南部、贵州北部、云南西部和东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到暴雨,其中,湖北东部、安徽南部、湖南北部、江西北部、浙江西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暴雨,湖北东南部、江西北部、安徽南部等地局地有特大暴雨。上述部分地区伴有短时强降水,局地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

预计7日夜间至9日,西南地区东部至长江中下游地区有强降雨,主雨带逐步南压至长江沿江及以南地区。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陈涛表示,6月中下旬到7月初,雨带一直停留在西南地区东部到长江中下游地区,主要是由于梅雨相关的天气系统相对稳定。10日以后,随着降水天气系统北抬,长江中下游地区降水将明显减弱。

7月中旬以后,雨带向北移动。11日至13日,我国将迎来新一轮降雨过程,影响地区主要为四川盆地东部、黄淮、华北南部等地,相对于7月4日至9日此次过程位置明显偏北。

长江中下游干流监利以下江段全线超警,国家防总派出多个工作组赴重点地区

记者从水利部获悉:7日12时,长江中下游干流监利以下江段全线超警。

受降雨影响,预计长江中下游干流监利以下江段、洞庭湖及澧水、鄱阳湖及饶河修水、太湖及周边、巢湖等将维持超警,贵州、重庆、湖南、湖北、安徽等地部分中小河流可能发生超警以上洪水。

目前,水利部派出10个工作组正在赴一线协助指导地方做好防汛工作。水利部进一步部署长江、太湖流域暴雨洪水应对工作,全力以赴应对好当前汛情。

记者从应急管理部获悉:针对当前防汛抗洪严峻形势,7日下午,国家防总、应急管理部再次召开视频会商调度会,进一步部署长江中下游和太湖流域防汛救灾工作,并于7日16时将防汛Ⅳ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Ⅲ级。国家防总、应急管理部在前期派出湖北、安徽工作组的基础上,再派9个工作组分赴各地协助地方做好防汛抗洪抢险救灾工作。

据了解,目前,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已前置632支抗洪抢险专业救援队,共13177人。入汛以来,全国消防救援队伍共参与各类抗洪抢险救援3672起,出动消防车5559辆次、指战员3.5万余人次,营救遇险被困群众7155人,疏散转移被困群众3.1万余人。

安徽将救灾应急响应等级提升至Ⅲ级,湖北启动防汛应急Ⅲ级响应

受近期持续强降雨影响,安徽全省多条河流和多座水库超汛限水位,城乡内涝情况十分严重,防汛救灾形势严峻。

据安徽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消息,截至7日10时,长江干流汇口、大通、芜湖、马鞍山站均超过警戒水位。据预报,安徽省长江干流各控制站将陆续超过警戒水位,巢湖、水阳江、青弋江、沿江西南诸河及沿江湖泊将全面超过警戒水位、局部超保证水位。安徽省防指决定于7日12时起将防汛Ⅲ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安徽省减灾救灾委决定于7日13时将安徽省救灾应急响应等级由Ⅳ级提升至Ⅲ级。

7日凌晨,安徽歙县遭遇50年一遇的洪涝灾害,县城多处严重积水。当日上午9时,歙县考区歙县中学、歙县二中两个高考考点大部分考生均未进入考点,高考无法正常开始。经研究并报教育部,歙县考区原定7日的语文、数学科目考试延期举行,8日综合、外语科目考试正常举行。7日晚,记者从歙县教育局了解到,经教育部同意,准备于9日启用备用试卷进行补考。

记者从湖北省应急管理厅获悉:省减灾委、省应急管理厅针对此次灾情于7日12时紧急启动省自然灾害救助应急Ⅳ级响应;省防办启动省级防汛应急Ⅲ级响应。

(综合人民日报记者丁怡婷、王浩、赵贝佳、范昊天、徐靖、游仪报道)

《人民日报》(2020年07月08日13版)

责编:秦雅楠

应急管理部:端午假期未发生重大自然灾害

应急管理部:端午假期未发生重大自然灾害

人民网北京6月27日电 记者从应急管理部获悉,端午假期,全国安全形势平稳,截至27日18时,未发生重大及以上自然灾害和生产安全事故,全国受灾人数、损坏房屋数量和直接经济损失与近5年同比明显减少。

当前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和季节性灾害、高温多雨等不利因素叠加碰头,端午假期群众出行出游增多,旅游、交通、消防等多领域安全风险上升。应急管理部坚守底线思维,紧盯重大风险隐患,狠抓措施落实,保障人民群众平安过节。节前专题部署假期安全防范和应急值守等工作,要求各级应急管理部门时刻保持应急状态。节日期间强化指导督促,部党委书记、副部长黄明和带班部领导每日召集相关方面会商分析安全形势,检查指导各地安全防范责任措施落实和救援力量执勤备战情况。第一时间调度指导地震、暴雨灾害、安全生产事故等应急处置工作,指导地方科学制定方案、精心组织救援,最大程度减少人员伤亡。组织有关单位和重点地区强化雨情水情汛情动态会商,精准研判风险趋势,排查整治重点隐患,及时发布预报预警,并调派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提前做好力量预置工作。国家防办向各地发出通知,进一步安排部署防汛抗洪抢险救灾工作。派出3个工作组赴四川、重庆、贵州等重点地区指导防汛抗洪救灾工作。

假期期间,各地应急管理部门深入开展安全防范,组织会商分析研判重点地区重点风险隐患,有针对性部署应对措施,在防汛抗洪抢险一线开展组织群众转移安置等工作,有力有序有效处置灾害事故。

全国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共出动车辆1.23万辆次、指战员6.63万人次,参加抢险救援5846起,营救疏散群众8185人。针对南方洪涝灾害,各地消防救援队伍落实预案、力量、装备、物资等保障,在人员搜救、转移群众、转运物资、疏通道路等应急处置中充分发挥了国家队、主力军的作用,有效保护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薄晨棣)

(原标题:端午假期全国安全形势平稳 未发生重大自然灾害

责编:叶壮

北京上调应急响应级别意味着什么?

北京上调应急响应级别意味着什么?

(抗击新冠肺炎)北京上调应急响应级别意味着什么?

中新社北京6月17日电 题:北京上调应急响应级别意味着什么?

作者 张素 郭超凯 马海燕

在北京务工的山西运城人小景咬牙退了火车票。6月25日至27日是端午节假期,她原计划回乡陪伴大病初愈的父亲。

小景在两三日前已感不安。她所在的小区位于丰台区与西城区的交界处,一路向南驱车十多分钟就到了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6月13日,新发地市场因接连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而暂时休市。紧接着,距离小景居住处不足400米的广外天陶红莲菜市场内有人“中招”,个别点位核酸检测结果阳性。16日凌晨起,该市场周边7个社区实施封闭管理措施。小景咨询社区工作人员,对方答曰“请您非必要不要出小区”。同日,北京宣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三级调至二级,并相应调整防控策略,其中明确“中高风险街乡、新发地市场相关人员禁止离京”。

北京上调应急响应级别的一个背景是,自6月11日以来,本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37例,且聚集性疫情波及市内9个区,并在4个省份引发相关病例。官方直陈,北京市目前防范境外输入和北京市及国内扩散风险形势严峻。恢复社区封闭式管理,调整公共交通限流比例,坚持非必要不出京,非必要不聚餐、聚会、聚集……这些关乎每一位市民的防控措施再度让人绷紧神经。

对此,公共卫生专家认为应理性看待当前局势。“不能因为北京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而认为是事情没有做好。”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原首席研究员曾光对中新社记者说。

根据中国国务院发布实施的《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二级应急响应又称“重大应急响应”,在四级分类中仅次于一级(特别重大)。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北京曾于1月24日启动一级应急响应,直至4月30日从一级应急响应下调至二级应急响应。记者注意到,尽管北京于6月6日由二级应急响应下调至三级应急响应,但在连续出现多例确诊病例以后,官方已于15日宣布提升社区防控措施,“所有社区(村)都采取三级应急响应、二级防控措施、一级工作状态”。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立铭撰文称,北京这次疫情与此前各城市零星出现的输入性病例不能同日而语,因此开展快速反应、提高防控水平都是非常合理的。他还认为,考虑到新冠病毒传播的基数和强隐匿性,人类将大概率和新冠病毒长期共存,即便我们长期保持社交距离,但疫情小规模暴发仍不可避免。眼下提供了“演习”机会:如何利用局部快速管控措施来平息疫情,同时维持社会经济生活大体正常运转。

在专家看来,根据疫情形势变化对应急响应级别进行动态调整的同时,也要对疫情整体走势作出研判。“我们控制病毒的能力在增强,这是事实。与武汉战‘疫’初期相比,强太多了。”曾光说。

比如检测能力。仅在6月14日当日,北京就完成核酸检测76499人。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加义对媒体表示,检测效率大大提高,最初至少四五个小时才能出结果,现在缩短至40分钟以内。检测的阳性准确率已达到70%至80%。

再如救治能力。以集中收治新增病例的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为例,该院副院长吴国安介绍,医院今年改扩建了一个共300张床位的应急病区。此次聚集性疫情发生后,地坛医院临时加开4个病区,并已组建24名医生组成的团队,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病区的护士则从20名增加到64名。16日,来自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等的医疗队开始支援地坛医院。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近期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随着对于病毒的认识逐渐加深,并且继续采取行之有效的防控措施,我们可以有效控制疫情,公众应保持一种平常心。

上述受访专家在关注北京的同时,也着眼于其他省份。截至目前,辽宁、河北、四川、浙江均已出现北京确诊关联病例。其中,毗邻北京的河北省保定市有一家四口感染,该市发布消息称“进入战时状态”。

曾光表示,河北距离新发地市场较近,且市场聘用的不少员工都是河北人,因此“情况可能比较严重”。他指出,无论是北京还是其他省份都应严阵以待,但具体是否要提高应急响应级别,还应根据自身情况而定。他也提醒民众要坚持良好习惯,尤其是在人流密集的空间戴好口罩。

外界注意到,在17日举行的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相关发言人均已重新戴上口罩。小景也已备好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物资。退了火车票,她在与家人视频通话时说:“没办法一起吃粽子,我等着一起吃月饼。”(完)

防灾减灾,打出联动组合拳

防灾减灾,打出联动组合拳

进入6月,南方发生持续强降雨,上百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应急管理、水利、气象等部门联合会商,多支抢险救援队伍联合行动,一场防汛救灾的配合战、系统战正在打响。

不仅是洪涝灾害,干旱、台风、地震……我国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面对“点多面广”的灾害特点,提升防灾减灾救灾能力,跨部门、跨区域等方面的应急协同联动机制不可或缺。当前这项机制进展如何?接下来还有哪些规划?记者进行了采访。

聚合力、提效率,筑牢防灾减灾堤坝

在我国,自然灾害抢险救援救灾行动涉及部门多、领域广、指挥协同较为复杂。建立健全跨区域、跨部门等应急协调联动机制,有利于优化整合应急资源、形成防灾减灾合力,从而提升应急效率。

“从过去应对洪涝、重特大地震、森林草原火灾等灾害的实践看,需要动用的应急力量、装备、物资、技术等资源往往规模大、类别多。然而这些资源分散在各个行业系统,条块分割的‘九龙治水’和资源分散的‘各管一摊’现象不利于形成抢险救援合力。”应急管理部相关司局负责人认为,通过协同作战、整体作战,当前应急管理的专业性全面提升,统一指挥、专常兼备、反应灵敏、上下联动的应急管理体制正在形成。

救灾冲在前、表现好,更要将防灾做在前、做得好。建立健全跨区域、跨部门应急协调联动机制,也有利于灾害风险综合管控,有效降低灾害损失。

“比如定期组织多部门、多地区灾害风险会商研判,及时掌握灾情信息。根据灾情预判,提前在重点地区、重点部位、重点工程预置救援力量和必要的物资装备,能够确保一旦有事,第一时间展开应急救援,最大程度减少灾害损失。”应急管理部相关司局负责人说。

日前,四川、重庆、贵州、云南等八省份应急管理部门签署省际《应急联动工作备忘录》,共同建立应急协同联动机制。四川省应急管理厅救援协调与预案管理处处长章兴海介绍,下一步将尽快建立完善定期联系、信息通报、监测预警、联动响应、共享保障等各项合作制度,推进联合应急处置,加快各项合作的实质化进程。

“这些西部省份地震、洪涝、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风险挑战极大,一旦发生灾害,容易引发扩散、连片效应,多灾种叠加态势明显。此外,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不少农村地区不设防状态尚未得到根本扭转,防灾能力较为脆弱,容易出现因灾致贫、返贫现象。”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王宏伟认为,这种多地应急管理部门打破地域界限、整合各方资源、协同应对风险挑战的努力和尝试,将增强防灾减灾与应急管理能力。

建立健全应急协调联动机制

“跨部门、跨区域等应急协调联动机制的探索由来已久,2003年非典后,我国开始构建以综合性为特征的应急管理体系。2018年应急管理部挂牌成立,进一步理顺了职责关系、强化了协调力量。”王宏伟介绍。

如今,多项军地、政企、央地协作的长效机制正在建立健全。应急管理部救援协调和预案管理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前应急管理部与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建立健全了军地参加抢险救灾协调联动机制;与交通运输部建立社会力量车辆跨省抢险救灾公路通行服务保障工作机制;与中国民航局、国铁集团构建了救援队伍、装备和救援物资快速输送系统;与中国气象局、中国红十字会分别建立气象监测预报预警及防灾减灾救灾联动工作机制;与中交集团等7家相关央企建立应急力量预置和应急资源储备协调联动机制等。

今年发生的多起森林火灾中,悬崖峭壁、凹形地貌等位置的火点处置,直升机在救援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以往直升机飞行计划申请需要提前不少时间报备,如今根据与民航局建立的绿色通道,跨区域执行抢险救援直升机飞行计划立报立办,航空应急力量调度环节效率大幅提升,为抢险救援赢得了主动。”应急管理部救援协调和预案管理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应急管理部正在构建应急行动协同机制,将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各类专业应急救援队伍、社会应急力量、军队应急救援力量合理编组,明确救灾投入时机和方法。一旦遇到灾害,能够迅速着眼灾害规模和灾区容量,有序投入救援力量,推动走专业救援、协同救援的路子,防止打乱仗、乱打仗。

从“物理相加”到“化学反应”

防灾减灾的跨部门、跨区域等协同联动,不是“物理相加”,而应致力于产生“化学反应”,做到“快速响应”,实现“1+1>2”的有机融合。

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院长张兴凯认为,关键是要按照“一盘棋”的思路和“优化、协同、高效”的原则,理顺相应职责划分,进一步处理好统和分、防和救、上和下的关系,有效发挥好应急管理部门的综合优势和各相关部门的专业优势。

——细化应急预案。“提升协同联动效率,必须将怎么联动、什么情况下联动、用什么联动、谁发起联动、谁和谁联动,以及平时怎么联动、战时怎么联动等预案都要规定清楚。”张兴凯认为。据了解,应急管理部正在构建应急指挥协调机制,顺畅指挥协调关系,改进指挥协调手段,真正在大灾大难面前形成全国“一盘棋”有力有序应对局面。

——打破“信息孤岛”。当前,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各企业之间还存在一定的“信息孤岛”,不利于灾害监测预警、应急资源管理和救援决策行动开展。“我们将进一步完善应急管理部门与相关部门、军队、企事业单位信息共建共用制度,充分发挥大数据平台在应急信息采集、整合、利用等方面的作用。”应急管理部相关司局负责人说。

——完善应急保障。面临严峻复杂的自然灾害形势,跨区域机动增援正成为常态,必须保障第一时间将大量救援人员和装备物资送到灾害现场。下一步,应急管理部将充分利用军队和其他行业领域在专业救援力量、运输保障力量、应急物资储备等方面的优势,服务国家区域发展战略,推动建立优势互补、资源共享的应急救援区域化合作制度。

“从跨区域应急协同联动来说,也要看到一些地方近乎模式化的协调联动总体水平较低,存在瓶颈。各个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同,应急意识和应急能力有所差异。”王宏伟建议,结合区域应急救援中心建设,推动区域自发的应急联动机制向实质化方向不断完善。

记者 丁怡婷

《人民日报》(2020年06月16日 04 版)

责编:李晓航、赵宽